26年后,耐克又陷入“血汗工厂”的争议,所以做鞋的你就别抱怨了 - 行业新闻 - 华灿机械科技有限公司/华灿鞋机制造厂
欢迎光临华灿机械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新闻分类

电话: 0769-086-85882003
联系人:王先生
传真: 086-0769-85902651
地址:中国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桥头国道路东45号

26年后,耐克又陷入“血汗工厂”的争议,所以做鞋的你就别抱怨了
来源: 华灿机械科技有限公司/华灿鞋机制造厂 发布时间: 2017-08-08


近期,一家位于洪都拉斯的耐克代工厂裁掉了他们的工人。于是,丢掉饭碗的工人集结起来抗议这家运动装备巨头对待工人的方式。


一个名叫“ United Students Against Sweatshops(USAS)”的组织正组织一场全球范围内“反耐克“的运动,想藉此来引起人们对耐克“血汗工厂”的谴责。


▲ 在耐克门店前抗议的人们

他们声称耐克的工厂克扣工人的工资、把工厂大门拴起来,甚至有很多工人在工厂内晕倒。


耐克“血汗工厂”历史

▲ 印度尼西亚的一家耐克代工厂


这仿佛回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时,耐克被视为不负责任企业的典型,经常被反“血汗工厂”人士所抨击。


在接下来的15年里,耐克一直致力于这方面的改革,颁布了商界第一份工厂管理守则,并得到了反“血汗工厂”人士的肯定。不过,近几个月来,耐克已经丢掉了多年建立起来的好名声,激起了由新一代反“血汗工厂”人士所领导的抗议运动。


印度尼西亚工厂


比方说,柬埔寨的一家代工厂,负责代工耐克、彪马(Puma)、亚瑟士(Asics)等品牌的产品。工厂中的500名工人因为高强度的工作负荷和恶劣的工作环境——一周6天,每天10小时,工厂内温度为37度——昏倒而被送往医院。


虽然耐克禁止调查者进入他们的工厂,但是监督机构Worker Rights Consortium(WRC)还是想方设法进到了越南的一家工厂里面去。


WRC发现,“血汗工厂”里的罪行罄竹难书——克扣工资、强制加班、限制工人上厕所、直接接触有毒溶剂以及拴上工厂大门。“在极度闷热和极强的工作负荷下,工人们在无意识间就昏倒在缝纫机前,”WRC在报告中这样写道。

图片来自网络


1991年,一份报告揭露了耐克在印度尼西亚的“血汗工厂”,自那以后,耐克一直是反“血汗工厂”人士抗议的对象。然而,近些年来,耐克已经通过各种手段试图挽回它的形象。包括加强对工厂的监管,与人权组织合作整顿供应链。


2005年耐克成为运动装备制造业中首个将工厂“全透明化“的公司,并且也是行业中公开发布自身审计报告的先驱。


然而,耐克两年前出台的新政策禁止第三方调查机构进入耐克的代工厂又重新激起了关于耐克“血汗工厂”的争议。

孟加拉国工厂


耐克澄清说他们将继续在耐克所有的代工厂与第三方审计组织合作。但是,耐克拒绝与WRC合作,因为WRC是由USAS创立的。


耐克的发言人称:“耐克非常尊重WRC为工人权益所做出的努力,但考虑到他们是由USAS联合创办的,我们认为USAS并不能代表全部的利益相关者。”


墨西哥工厂


在帮助像耐克这样的大公司改善供应链的过程中,大学生一直是不可或缺的角色,特别是在1997年爆发了第一次大规模的学生抗议之后。除此之外,耐克还与很多大学的运动队签订了大额的赞助合同,并从中获利。


在过去的20年,工人权益组织(比如WRC)一直在告诉学生们耐克在海外工厂压榨工人。抗议的学生可以向学校管理层施压,要求学校与耐克解约,除非耐克承诺保障工人权益。


20多年后

  耐克为什么又陷入“血汗工厂”争议?


▲来自网络配图


7月29日,马拉默德参加了位于波士顿的Niketown门口的学生抗议活动。抗议团体大概有30人左右。这样小规模的抗议活动发生在全国各地的耐克门店前。


过去,哪怕是个小型的由USAS组织的抗议活动,都足以让一家耐克门店关门数小时,使耐克遭受收入损失。


泰国工厂


本杰明·西蒙兹·马拉默德(Benjamin Simonds-Malamud)是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的一名大二学生,最近他对工人权利的议题产生了兴趣。


几个星期前,他参加了一个由USAS主办的会议,在会上,洪都拉斯Star工厂的工会主席讲述了耐克是如何粗暴地与这些工人解约的。


“我们知道工厂的关闭对当地的经济而言是毁灭性的打击,这些工人以夜以继日地生产维持生计,他们希望能够继续工作,” 马拉默德说道,“第一次听到这事的时候我震惊了。于是,对于那些为了改善人们生活、团结被剥削之人的运动,我都无条件地支持。”


耐克:不关我们的事


越南工厂


耐克的一位发言人澄清,撤出洪都拉斯的工厂并非耐克自己的决定。


大型服饰品牌吉尔丹(Gildan Inc.)最近接管了洪都拉斯的工厂。吉尔丹服饰取得了这家工厂100%的代工权,也就是说,原本这家工厂代工的其他所有品牌,包括耐克在内,都被吉尔丹所取代,这家工厂只能生产吉尔丹的产品。“我们正呼吁吉尔丹服饰尽可能降低此举给工人们带来的不良影响,”耐克的发言人称。


印度工厂


USAS的全国负责人安杰利斯·索利斯(Angeles Solis)明确表示,耐克只是世界上众多侵犯工人权利的公司之一。USAS同时也在跟踪别的公司——阿迪达斯(Adidas)、北面(the North Face)等等。但由于耐克是运动品牌的老大,所以我们应该曝光他们的所作所为然后尝试去改变它。


柬埔寨工厂


“耐克过去一直是我们抗议的目标,因为它过去确实有过剥削工人的黑历史,”索利斯表示,“耐克无法逃脱我们的关注,因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运动装备制造商。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工人改善他们的工作现状。”


但是洪都拉斯工人事件只是耐克激怒这些学生的众多事件中的一件。两年前,耐克停止允许独立检查员进入耐克工厂监督工人的工作环境,由耐克的自检取而代之。从那以后,关于耐克工厂内糟糕的工作环境的报道就层出不穷。


大学市场

  对各大运动品牌都是一块大肥肉


▲ 耐克赞助了很多所大学的运动队


“大学市场对耐克来说是一块大蛋糕,”索利斯表示,“他们为大学校队提供装备以及纪念品服饰,还赞助一些大学比赛。”比方说,耐克与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签下了一份价值2亿5千万美元的巨额合同。


透过大学来对耐克施压被证明是一种有效的方法。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洛杉矶分校此前一直由耐克赞助,但今年8月起,安德玛(Under Armour)取代耐克成为这两所学校新的赞助商,赞助期限为十年。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和东北大学都削减了他们与耐克合作的金额,直到耐克同意WRC进到他们的工厂去调查。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则直接终止了与耐克的合作,并且让其他公司来参与赞助该大学球队的竞标(前提是这些公司也要能保证接受对他们工厂的不定期检查)。


过去,耐克对这些抗议活动采取了有针对性的措施。2010年,耐克关闭了一家在洪都拉斯的工厂,耐克向因此失业的1800名工人支付了154万美元的买断金——此举正是耐克在USAS的压力下做出的。


本文来源于网络,由    抛光打粗机     急速加硫定型机 华灿机械整理发布

联系我们:18128569953